幸运农场开奖时间,幸运农场 幸运农场走势图 幸运农场高手交流群 幸运农场开户 幸运农场技巧 www.floridasoaps.com幸运农场出号规律 幸运农场开奖 幸运农场开户 幸运农场代理 幸运农场官网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 幸运农场历史开奖 幸运农场开奖走势 幸运农场开奖号 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幸运农场开奖记录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Baidu

当前位置:随笔网学生随笔随笔作文文章内容

剪取一个片段写人的随笔

作者:随编-汐漓 日期:2017-09-03 08:28 浏览: 感言:0

  剪取一个片段写人的随笔【第一篇】:描写人物外貌的段落

  1、这位监考老师一进来,教室里立刻停止了说话声。他高高的鼻梁,又黑又长的眉毛下,镶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鼻子下长着连浓密的胡须,使人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位严厉的监考老师。他向教室扫视了一遍,才开始讲话:同学们,今大是你们向祖国汇报小学学习成绩的时候,一定要细心地做题,不能有一点儿马虎,接到试卷后,要看清题目,不要左顾右盼,交头接耳,要认真答卷,争取考出好成绩来。

  2、这是一位有极好身材的女子,大家都很亲热地叫她嘉乐林夫人。第一次会见便特别使他惊异的是她的美丽的白头发,简直是一顶白发王冠;那头发在这个仅仅三十六岁的年轻的妇人额上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效力。从二十五岁时起,她的头发便这样变白了。她那始终乌黑而浓密的眉毛,在她那貂皮领围绕着的面庞上,保持了一种青春,一种奇特的活泼的神气。她从来也算不得是一个美人,她的下巴和她的鼻子太粗壮,她的下巴宽大,不过她那厚实的嘴唇却显出一种绝妙的和善态度。而这一头整齐的白发,这种丝一般的细发所闪耀出来的白光,的确使她略为严酷的外貌显得温和,给了她一种老祖母微笑时的娇媚,使她有一种美丽的情人的魔力和生气。她长得高大,结实,态度诚恳,高贵。 (随笔网 Www.SuiBi.Com.Cn)

  3、这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圆脸蛋润润的,眉很赤,细长的双眼闪动着爽直的、热乎乎的目光;老是未言先笑,语言也带着笑,像唱歌似的。她走路时把身子的重心放在足尖上,总像要蹦跳、要飞。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个纯真而欢乐的女孩子,奇怪的是她那过分素净的打扮,与她的性格很不相称,也和那些爱漂亮的缫丝姑娘迥然不同:蓝布棉袄,黑粗呢短大衣,草绿色长裤,脖子上的纱巾是白的,扎小辫的头绳是根黑毛线。

  4、在我们班里有这样的一个小男孩,他个子不高,身体就像一棵小树,四肢就像刚长出的小树枝。他瘦瘦的身体却撑着一个大大的脑袋,真让人担心弱小的身体能撑的住吗?他的脸白白的,最引人注目的要属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了,瞪得圆圆的,有时候真能让人想起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那大大的脑袋中装满了丰富的知识让人羡慕。他还有一张灵巧的小嘴,红红的,他唱出来的歌非常动听呢!大家了解他了吧?想知道他是谁吗?他就是我们班的王禹锡同学。

  5、在我们班里我最喜欢的同学就是小帅哥耿豪了,你瞧!他的个子不高,但长得很敦实,他的胳膊和腿真像成熟的玉米棒。他喜欢穿外套不扣扣子,听他说:那样会更显得威风。耿豪的头长得圆圆的,红扑扑的脸蛋是圆圆的,巧的是他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也是圆圆的。我最喜欢他笑,他一笑那乌黑发亮的眼睛就变成两个弯弯的月牙了。他那红红的小嘴最爱说笑话,他的笑话总是在我们没笑出声之前先把自己逗笑了,这时那弯弯的月牙又出现了。

  剪取一个片段写人的随笔【第二篇】:妈妈的手

  在手的世界中,有勤劳的手,懒惰的手,致富的手,灵巧的手,然而,我写的却是妈妈一双勤劳的手。她的手不怎么大,长期的劳动使茧皮爬上了手指,使手背上长了一层浅黑色的皮。

  当鸡叫三遍的时候,妈妈的手已经开始工作了:忙着做早点。临近中午,她的手又工作了:忙着做午饭。下午,她的手又开始工作了:忙着做晚饭。夜晚,当明月高悬的时候,妈妈的手又工作了:忙着洗衣服。总之,妈妈的手时时刻刻工作着。

  妈妈的手既是勤劳的手,又是充满母爱的手。记得一个寒冬的下午,天气比较冷。我在做作业,妈妈在做针线活。

  夜深了,天气变得更冷了,我的手直打颤,不敢写了,怕把作业做坏。这时,妈妈走到了我身旁,关心地对我说:“冷吗?”我轻轻地把我的手夹在她的两手之中。顿时,我觉得无比暖和。在她的鼓励下,我终于认真地完成了作业。

  记得还有一个隆冬的早晨,天气很冷。为了御寒,我和伙伴们到小河边滑冰。我一不小心,双脚跌进了石灰坑。我好不容易把脚提出来,可皮靴里已塞满了石灰。“不能穿了”,我果断地把皮靴脱掉,准备要妈妈给我洗,又一想:妈妈会批评我的。最后,我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把皮靴藏到门缝里,等天气暖和一点再洗。第二天,天气稍微暖和一点,我就去洗皮靴。但门缝里皮靴的影子都没有。 我着急得差点哭起来,过了一会儿,镇静下来,就到别处去找。刚找到后门,就听见熟悉的“唰、唰、唰”声。这不是妈妈的手工作时的声音吗?我随着声音走去,在天井里,我发现了妈妈,她正在为我洗皮靴。她的手冻得红红的,裂开了几条缝。虽然天冷,但是从妈妈的两颊中仍然掉下几颗晶莹的汗珠,我走到她的身边,夺下刷皮靴的刷子,一边说:“妈妈,我来洗。”妈妈关心地说:“振振,我来洗。”我怎么也不答应,可是,她已经把皮靴和刷子夺去了。最终,还是妈妈洗了。她洗完后,又一丝不苟地烤皮靴,当我重新穿上皮靴时,眼睛已被泪水模糊了。

  剪取一个片段写人的随笔【第三篇:描写人物的优美段落】

  1、这男孩长得虎头虎脑,特别是睫毛下那双黑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地不停地四下张望,充满着强烈的求知欲望。

  2、这姑娘长得很讨人喜欢,圆圆的脸,弯弯的眉,水灵灵的眼睛,有一个微微翘起的小鼻子,使她显得又稚气、又逗人。

  3、他四十多岁,人长得高大、结实,下巴上浓密的络腮胡子看来已有好久没刮了,活像一把用棕毛串成的板刷。一头花白的短发更衬出他的忠厚。

  4、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好像用红铜铸成,宽宽的额角上,深深刻着儿条显示出坚强意志的皱纹。一双时常眯起来的慈祥的眼睛闪着光。

  5、他顶大不过10岁,溜溜圆的脑瓜儿剃个光葫芦头,一对乌亮亮的大眼睛,宛若两汪澄清的湖水:两道浓黑的眉毛,好似湖上野鸭张开的翅膀。

  6、你看,她下身白短裤,上身白色短袖衬衫,头戴白色太阳帽,脚穿白袜、白跑鞋,浑身雪白耀眼。

  7、那孩子穿着宽大的、掉光了扣子的破棉大衣,打腰上紧紧缠了两道棕绳;下身穿一条短短的单裤,露出两条细瘦的小腿;脚下趿着一双,大概是他父亲的布鞋,有很长一截拖在后跟外头。

  8、那姑娘披一头漂亮的卷发,一双眸子似两池秋水,苗条身材,亭亭玉立,活像一支刚刚出水的箭秆荷花。

  9、她最多只有七八岁,穿着肮脏的破衣烂衫;她的一双小脚,没有穿袜子,穿在一双破鞋里。

  10、她最多六七岁,有一对亮晶晶的眼睛,仿佛两潭清水,又深又亮。挺直鼻梁,薄薄的舌尖儿灵活地舔着嘴唇,显得多恬静呀!

  剪取一个片段写人的随笔【第四篇:人物描写片段】

  (一)

  她是这个庄园的女主人。

  她的房间在二楼的一个豪华木门的后面,此时的她正背着手悠闲的站在窗口,望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在花园中嬉戏,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充满了母亲的慈爱,她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可以伸展羽翼去追求一切。

  “叮咚!”门外响起了一声令人厌恶的铃声,随即响起了管家苍老沉重的声音:“夫人,人给你带来了!”

  迷人的微笑,一下子冻结在冷若冰霜的面庞上,锐利的蓝眼睛杀出一道冰冷的光。

  “带进来!”她拉上紫红色的金边窗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捧起一杯冰茶细细的品味,而眼前则是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女孩。

  “夫人,饶了我吧,我不是有意让大少爷磕着的!我……”

  “嗯,是他自己不懂事,对吗!”她重重的把杯子砸在桌子上,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但她的嘴角却扬起了丝狞笑。不等女工回答,她就提起长裙,缓步走上前去。此时正值夏季,她只穿了一件海军蓝的金边丝绸长裙,在裙边有着金边蕾丝,抹胸处有一朵白色的茶花,做工相当细致,连茶花花瓣的纹路都是金线密织的,格外清雅,又不失高贵。

  “我想,我的仆人已经够多了,你走吧,正好为我省下了工钱。”她弯下腰,用鲜红的指尖抠进女工那粗糙的脸中,慢慢浸出血来。

  “管家,赶出去!”她厌恶的放开手,冷笑一声,“以后这种小事别来烦我!”

  她拉开窗帘,使劲用纸巾擦拭着指甲上的血迹。身后传来了女工的求饶与惨叫……

  笑容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

  (二)

  刺耳的放学铃声响了起来,他左手抓起卷子,右手把书包甩到了背上,旁若无人地冲出了教室。

  天阴沉沉地,雨还在下。他低下头,死盯着卷子上醒目得刺眼的红色数字。卷子渐渐被雨水打湿,那“耀眼”的“60分”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他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眼前视线一片模糊,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慢慢把卷子攥在手中,渐渐地指节已经泛青。眼前似乎浮现出父亲生气时的情景:木棍毫不留情地打下来,屋子里,父亲的骂声,木棍挥动时发出的“咻咻”声,和他啜泣的声音混合在一起。父亲愤怒的脸始终浮现在他眼前,挥之不去……想到这,他的身体不自主地抖了一下,是感到寒冷还是感到害怕?

  到家了,他望着门,心里一阵发抖,始终不敢进去。仿佛只要他一进去,整个屋子就要把它吞噬了似的。伸出的要开门的手,迟疑了一下,忽而颤抖起来,停在空中。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

  (三)

  “先生,先生……”一声声微弱地呼喊。

  黄包车后,一个小姑娘,迈着沉重的步伐,显然她早已疲惫。衣衫褴褛,脸颊失去了本应有的红润及光泽,伴着重重的喘息声,那干裂的小嘴微启,轻呼出了这无力且苍白的称谓。

  车上,那位男士压了压帽子,用手指轻拂着那一小撮胡须,闲适地哼着小调,轻摆着拐杖,全然不顾身后小姑娘的呼唤。

  终于,小姑娘追上了车子,伸出那双纤细的小手,气喘吁吁地扶住了车子的后篷。那位老爷鄙夷地瞪了她一眼,眨了眨那双贪婪的小眼睛,没等小姑娘发问,他一挥那张肥大的“熊掌”,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没钱!而后大手一拍那鼓鼓的口袋,向车夫压着嗓子低吼了声“快点!”

  车夫回了下头,歉意地望了眼那可怜的小姑娘,把头埋入双肩,加快了步伐。

  小姑娘紧随着跑了几步,终于一跟头,在拐弯处重重地摔在地上。她跪在地上,黑发被风肆意地撩拨着,眼睛空洞无神地望着前方,口中断断续续地喃喃着:“先生,先生……”

  剪取一个片段写人的随笔【第五篇:描写人物的精彩片段】

  1、姐姐十八九岁。由于奔跑和焦急,圆圆的脸上渗出了汗珠儿,仿佛一个沾着露水的熟透的苹果。她的两只眼睛像黑宝石一样,亮晶晶的,闪耀着聪敏慧巧活泼和刚毅的光芒;秀长的睫毛,好像清清的湖水旁边的密密的树林,给人一种深邃而又神秘的感觉。乌黑的长发,即柔软又纤细,随着河风在脑后漂浮着。

  2、不小心把衣服刮破了一个大口子,就向同学要来了针线,回到教室里去缝。可我从来没缝过衣服,笨手笨脚地连线也穿不到针鼻儿里,还刺了手指头。这时,坐在后面的齐小晴看见了,她不禁大笑起来,顺手把衣服从我手中拉去。很快就缝好了,针脚细密均匀,挺好看的。我心里荡起一阵暖意,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姐姐……

  3、表姐刚来的时候,身穿一件方格衬衣,补了几块补丁,脚穿一双沾着泥土的白凉鞋,走路说话都不敢大声,我们都说她土里土气。可是现在,我们不敢说表姐了。你看她穿一件漂亮的上衣,一条紧身牛仓裤,一双锃亮的高跟鞋,脖子上戴着闪光的金项链,肩上披着长长的黑发,显得神气大方。回到家里又说又笑,像生活在蜜糖中一样。

  4、靠近东窗,坐着一个年轻的解放军战士。被汗水浸透了洗得发白的军衣,紧裹着他那健壮而匀称的身躯。他那白中透红的清秀的面孔,像涂了油彩似的闪闪发光。两条漆黑的细长的眉毛,有力地向上扬,将到顶端时,才弯成形。一双像熟透了的葡萄一样又黑又大的眼睛,机灵地警觉地扫视着充满汗味和传出鼾声的车厢。他的右手,很自然地伸到衣襟下面,汗湿的手掌,轻轻握着腰间的小手枪。

  5、这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圆脸蛋润润的,眉很赤,细长的双眼闪动着爽直的热乎乎的目光;老是未言先笑,语言也带着笑,像唱歌似的。她走路时把身子的重心放在足尖上,总像要蹦跳要飞。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个纯真而欢乐的女孩子,奇怪的是她那过分素净的打扮,与她的性格很不相称,也和那些爱漂亮的缫丝姑娘迥然不同:蓝布棉袄,黑粗呢短大衣,草绿色长裤,脖子上的纱巾是白的,扎小辫的头绳是根黑毛线。

  6、哥哥的眼睛高度近视,处处离不开眼镜,就像个“睁眼瞎子”一样,只要把他的眼镜摘下来,在我面前他就像绵羊一样服服帖帖。一天下午,哥哥要洗头了。他吩咐我给他拿肥皂换水。我得意地想:哼!我先给你跑跑腿,然后再治你。一会儿,哥哥伸长了脖子,把肥皂沫打得满头满脸都是。我一看时机到了,就悄悄地把哥哥的盆拿走了。哥哥搓完后去洗头,一捧水,捧了个空。他忙去找,可刚一睁眼,肥皂沫就杀得他直流眼泪。他像盲人摸路一样,东摸摸,西摸摸,好容易才摸起了毛巾,把眼一擦,可眼睛还是模糊的,就去找他的眼镜。

下一页更精彩:123
暂无感言,赶紧阅读全文发表您的感言吧!
我有话要说《剪取一个片段写人的随笔欢迎互动!
注:会员登录后才能发言!